•  

融入世界公关

发布日期:2014/2/24

文章摘要

    世界公共关系已走过了整整一百多年的历程,度过了它的百年华诞,中国公共关系也伴随着我国的改革开放,走过了整整30个春秋。回眸人类社会发展的这一百多年,作为一个新兴的行业和一门...

    世界公共关系已走过了整整一百多年的历程,度过了它的百年华诞,中国公共关系也伴随着我国的改革开放,走过了整整30个春秋。回眸人类社会发展的这一百多年,作为一个新兴的行业和一门独立的学科,公共关系在推动人类文明进步中的历史轨迹中得到清晰的展现;回顾中国改革开放的30年,现代公共关系的舶来与根植,现代公共关系的理念与实践,助推着中国越来越快、越来越好地融入了世界。

 

 

     拓源认为,今天,谁也不会怀疑中国的发展必须融入世界。但是,一个和平崛起的中国如何融入世界,却是一个偌大的问题,甚至是一个偌大的难题。为了破解这一难题,我们终于尝试着让公共关系在中国发展中承担独特的重要角色:无论是中国对印度尼西亚海啸的大援助,还是召开汇聚四十多国元首的中非合作北京峰会;无论是向世界说明中国的新闻发言人制度的建立,还是游刃有余地推进棘手的六方会谈”……这些,不都足以显示着中国公共关系在中国走向世界中的独特作用和地位吗?
    当然,这些努力的结果往往也并不总是那样令人满意,甚至还出现过事与愿违的局面:从中国制造的危机到苏丹的达尔富尔问题;从西藏拉萨的“3·14”骚乱到奥运火炬海外传递受阻……一个个危机,一桩桩事件,纷扰着我们。可是,这也恰恰说明,中国公共关系融入世界的能力和水准还有待于提高,我们要勇于迎接这些新的挑战。而事实上,也正是在这样的国家危机面前,我们实施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公关,才使得我们在金色的秋天成功举办了北京第29届奥运会。17PR公关-公共关系论坛0 X* h9 t# E# h0 y# P) S# z

智慧的民族,必然有独特的思考;思辩的国度,必然有独特的发现;开放的中国,必然有开放的气度……中国,往往是在上述的那些悖论中,进行公共关系前行的地理大发现。但拓源想,也许正是这样,当我们在看到阶级敌人亡我之心不死的的时候,也要学会一个崛起的大国如何与世界对话,用良好的公共关系行为去沟通世界,化解危机。就这意义而言,获得巨大成功的北京第29届奥运会,虽然在召开前遭遇了那么的成长的烦恼,但是,这届奥运会的确是一场无与伦比的中国成人礼! 而在这场成人礼背后,我们的公共关系理念和实践,也获得了巨大的飞跃和升华,这应当是奥运会留给我们不容小觑的一笔巨大财富。

记得两年前,我就提出了一个较为新颖的学术构想。我以为随着软实力理论的出现和发展,构造一种崭新公共关系理论的机会出现在了我们面前,与此同时,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大公关时代也许已经来临。我还以为,软实力理论的出现,昭示的不仅仅是其它学科的视角,其核心的理念,本身就是公共关系的本质所在。构筑以软实力为核心的新型公共关系理论应当成为一种独特的思考视角,甚至,公共关系学也许可以成为软实力理论更为全面、深刻的学科诠释和学科支撑。当然,我们现在用软实力理论来重构公共关系理论也许还为时过早,或许,它也仅仅是公共关系理论中的一脉,但是,将软实力理论融入公共关系的研究,却是社会发展之必须。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软实力理论的引入,公共关系研究的新思路、新理论、新框架的拓展趋势已经充分显现。

虽然中国的公共关系助推着中国更快、更好地融入世界,我们也应当看到,我们在公共关系的发展中尚存着太多的问题。例如,面对公共关系首先是求自身的完善这一名言,我们深感所走的路往往偏离;面对公共关系最终是民主制度的产儿这一名言,我们深感要走的路极为艰难……就这意义而言,公共关系才可以称之为人类的一种文明。

 

分享: 0